当前位置:主页 > 黄梅戏名家 >

黄梅戏新五朵金花之何云

省黄梅戏剧院院长蒋建国这样评价黄梅戏新“五朵金花”:总体来看,五位同志在各个院团都担当了重任,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,能看到艺术潜质还是很好的,更有说服力和代表性的是何云,“本身年龄略长几岁,《徽商胡雪岩》和《雷雨》是我们剧院仅有两部获得精品工程的作品,都有何云的贡献,重要演出活动都参加了,是‘小梅花’演员中最突出的。一晃六年的时间,也不算短了,‘新五朵金花’有理由做得更好,起个示范作用。”而在何云看来,一路走来的收获都是因为自己很幸运:唱戏、获奖、结婚、生子,一路上幸福的人和事,都碰上了对的那个。

自觉“幸运一朵花”
“新五朵金花”的头衔已经顶了数年,何云还被称为“新五朵金花”的代表,面对这些头衔,何云表现得很谦虚:“当时‘新五朵金花’头衔还是很有分量的,20年前的那一拨黄梅戏演员我都很尊重。我们也是通过比赛比出来的,我个人也是比较重视,因为觉得这是老百姓给予的肯定。有了这个平台,让自己得到了锻炼。”何云说自己在各方面的实力和上一代比差距还是相当大的,“这个跟个人还是有关系,其实我在省黄梅戏剧院还是比较幸运的,我在小梅花团,和程晓君她们,应该说有好的环境和机会,各种比赛和活动啊,能给我们崭露头角的机会,至于说艺术上怎么样,还差很多。”

何云总觉得自己练功各方面不太够,和前辈比差距相当大,她说印象最深的一出戏是发挥了自己长处的《红楼梦》。“《红楼梦》是复排的版本,个人艺术上觉得自己表现还不错。我觉得我的优势是比较全面,综合条件不错,形象啊个头啊表演啊。”这出戏是省黄梅戏剧院于1991年推出的剧目,何云在剧中饰演宝玉,其演唱颇有当年马兰的韵味,特别在最后的《死别》一场中,何云显然已经完全进入到角色之中,“哭灵”一段,将宝玉面对黛玉灵柩那种撕心裂肺的悲痛之情唱得丝丝入扣。“马兰在团里的时候我还比较欣赏她的表演,吴琼唱得好,黄新德老师的身段,各有优点。”

还是喜欢安静稳定

黄梅戏出新是个老话题,何云觉得唱老戏和新戏确实不同。“传统剧目有老艺术家的模式,可以模仿,唱的老味道会得到认可,现代戏没有例子,完全靠自己创作。现代戏的作曲要跟上时代,年轻观众接受的曲调,唱得也要现代一点通俗一点。”何云认为老戏不能丢掉,现代戏更新时创新大一点可以接受,传统地道的东西还是要保留,“是有选择性的。”

结婚比较早,但何云强调自己要孩子迟。如今结婚七八年了,回忆起当年在电视台拍黄梅戏电视剧和老公相识的日子还是很甜蜜,何云说没有谁追谁,就是看感觉。何云说老公一直非常支持自己,“这么多年没要孩子也是一种支持,懈怠了不想奋斗了他也鼓励我。”如今孩子是最大的事,何云也很难像以前一样没事看看国外的一些MTV,以前何云模仿邓丽君是把好手,唱起民歌也不输,“现在的流行歌曲不会唱。”

想想小时候在小学就是文艺骨干,县里面演出获过奖,凭着身上的文艺细胞就去招生处报考,“当时不知道是黄梅戏专业,临时学了一段‘天宫岁月太凄清’,临时抱佛脚。”何云说会唱歌会跳舞的年纪虽然也会拿毛巾在手上耍啊耍啊地唱《天仙配》,那时学着只是觉得挺好听,两三年时间,在艺校打基础,何云觉得自己挺适应的,看来自己是这块料。“其实毕业以后人说你嗓子挺好的,有人让我唱民歌,继续发展啊,去北京学学民歌啊。那会17岁,性格上不是太喜欢闯荡,还是喜欢安静稳定。”一转眼,当年的文艺女生已经是9个多月孩子的母亲,“学不学戏,以后看他有没有这方面天赋吧。”

猜你喜欢